首页 > 书库 > 《一起堕落吗神明》黑玳瑁堕落吗神明 男妃文 一起堕落吗神明君臣文

一起堕落吗神明

悬疑灵异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起堕落吗神明》的小说,是作者后君子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元城躲到床底下,直到后半夜。让他跳上床的原因是底下两只老鼠不停的打架。 打架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把尿撒他身上。 实在忍无可忍就偷偷

|更新:2020-08-21 18:57: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起堕落吗神明》的小说,是作者后君子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元城躲到床底下,直到后半夜。让他跳上床的原因是底下两只老鼠不停的打架。 打架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把尿撒他身上。 实在忍无可忍就偷偷

《一起堕落吗神明》免费试读

元城躲到床底下,直到后半夜。让他跳上床的原因是底下两只老鼠不停的打架。

打架也就算了,关键是还把尿撒他身上。

实在忍无可忍就偷偷摸上孟江离的床。孟江离本人睡得倒是十分香甜,就这样,他们二人睡到了天亮。

一大早起来,孟江离手随意放了下,在睡梦中突然间觉得身侧有团东西软乎乎的。睡眼惺忪的一看,吓得立马从床上坐起来哇哇大叫。

元城被吵醒,伸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重新按回到床上。接着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半睁着眼,懒洋洋的说:“是我。”

孟江离早已清醒,从床上爬起来,左右环顾一番,“你怎么在床上?鬼怪呢?昨天晚上来了吗?”

他一连串的疑问如炮弹一样发在耳边,元城揉揉眼睛,嗓音低涩:“没,床下有老鼠。”

说到此,似乎有股异味从他身上传来,孟江离凑近闻了闻,惊讶道:“吓尿了?”

元城从床上坐起来一掀被子,闻了闻自己的衣服,皱眉道:“昨晚的老鼠。”

“臭死了,快点下去。”说完他就被孟江离一把推到了地上。

随着“哎呀”一声,这些进来的是辜姚媛,她一脸惊慌,壮着胆子握着手绢。一见元城倒在地上,立刻上前去扶。

刚刚睡醒的他被人这么一碰,抬头一看又惊得往边上缩了缩。

见此,辜姚媛一头雾水,以为自己唐突了他。而孟江离起身下地,笑道:“辜姑娘别管他,我们去吃早饭吧。”

元城起身整理好衣衫,正准备跟随他们一起出去时,他意外发现有个老鼠洞连着隔壁的房间,也就是吴若所在的位置。昨夜鬼怪没来,是不是有可能去了她的房间……

正原地发愣时,吴若低声“啊”了一下,刚好传到这个房间,他顾不上太多,立马冲进去,大喊:“吴若!”

结果一进去就看到她正揉着脑门,睡意朦胧地坐在梳妆台前。

“有事吗?”她闭着眼说,手上不停的揉着。

元城镇定心绪,环顾四周,道:“昨晚你这里有发生什么吗?”

她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涩涩的嗓音传来:“没啊,怎么了?昨晚有情况吗?”

元城摇摇头,刚好孟江离在下面叫,便道:“快些来吃饭。”

她点点头。

昨晚壁妖请她帮忙时,着实苦恼了一夜,壁妖活了一千多年,道行也不会太差,简单的毁容怎么就治不好呢,可能背后还有其他原因。暂时应承下来,还要看看花妖的容貌。

一下楼,位置上就摆好碗筷。孟江离殷勤地给她抹桌,盛饭。已经习惯的元城自顾自开始吃上,辜姚媛也一并坐在位置上,寻找机会和他搭话。

“元公子,昨晚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没呢。”

“元公子,可否再留一夜,帮忙看看?”

“呃……”他的视线下意识往吴若身上探去,看到他们吃吃笑笑,意外道:“好。”

辜姚媛顿时喜上眉梢,浅笑连连,倒上一杯早茶,温柔地递到他面前。

元城一扫她的喜悦,虽然不知道高兴什么,但为了不失礼也回了个微笑。

辜姚媛的脸上渐渐现出浅红。

吴若无意撇到二人互动,看着辜姚媛的神色,猜到七七八八,再看看元城惘然不知的模样,暗暗替这女子叹息一声。

“辜姑娘。”吴若叫了下,唤回她的心绪。

“今晚我们有事恐怕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吴若柔声道。

元城一愣,“出什么事了么?”

“追查鬼怪之事,我心里有了盘算。今晚他不会再出现,但我们还有要事,吃完了这饭我们就得出发了。”吴若对这姑娘好好解释一下。

“这么说,昨晚你那儿的确有情况,刚才问你怎么不说?”元城问。

“我随口答的。”

元城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吃饭。

辜姚媛虽有不舍,但看了看元城郁闷的表情,只好说:“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留。邪祟凶险,你们也要小心。”说完,又不经意探探元城脸色,柔柔道:“元公子要保重。”

孟江离不甘心被忽视,忙道:“那我呢我呢?”

辜姚媛轻轻一笑,“孟公子你更是要保护好自己。”

听此,他很满意地又吃了一碗。

吴若进了口烈酒,收回了眼角余光。

早早断掉一厢情愿,对辜姚媛来说,既是残忍也是幸运。

一路上,吴若挥挥衣袖,他们就已经站在天上的云彩上了。

孟江离第一次上天,高兴地大叫。只是太阳太大,就扯了些云朵罩在头上。

元城笑说像个小孩,孟江离就和他打闹起来。吴若坐在边上,双手拢于广袖中,随意让风儿吹动,衣袂飘飘真像个仙子。

本来想打个瞌睡,被他们二人闹得皱起了眉头,天上的云彩被他们撕来抢去,像打雪仗一样,来回抛扔。虽说云彩很轻,可是扔过去还是会糊人一脸。

就在元城一个云团过去,偏离到吴若的后脑勺时,他就知道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

一团又厚又大的云将她整个人包裹在一起,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只能等它自己飘过去。

果不其然,云团自己飘走后,吴若起身,一人一个脑门弹。

元城坐在她身后,想想自己也是个人人敬畏的神明,竟然混到了这种任人宰割的地步,想来实在是惭愧。

壁妖所住之处,荷花满塘,朵朵仪态万千,再往里去是一处宽阔的院子,院中干净整洁,一凉亭一假山,还有一株枯萎的昙花依靠在侧。

想必她就是花妖静妆了。

四下寻看之际,壁妖忽然出现在凉亭之中。

他身着暗袍,妖艳的脸上那双美丽的眼睛微微透着红,眸子里还有些淡淡的忧伤。看到吴若来了,只略微点点头,视线往她肩后越去,只见元城他们二人脑门上还残留着几片零碎的云彩。

虽感意外,但还是躬身抱拳欢迎客人的到来。

“行了,直接带我们去找她吧。”她指着假山的一株:“她就是了吧?”

壁妖点点头。

“咋不用花盆养着,刮风下雨怎么办?她可是你的姑娘。”她边走边说。

壁妖无可奈何道:“在这里可以吸收日月精华,而且她不愿意见我。”

孟江离环顾四周后,很郑重说了句:“有妖气。”

元城的心思并不在妖气不妖气,而在于吴若的态度。他可从来没见过吴若客客气气对待一个人。

孟江离见元城心神恍惚,用肘关节捅捅他,关心问:“怎么了?这里是不是有妖?”

他回过神,无语看了他一眼,随手一指凉亭上的麻雀,正经道:“看到顶上那只没?刚通了人性的小妖,去看看。”

“真的么,太好了!”说着孟江离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金符咒,兴高采烈往凉亭方向奔去,道:“刚好昨天画了些,试试这次效果怎么样。”

他一人神神叨叨自行摆弄招式。元城摇摇头视线转到吴若他们身上。

他们二人有说有答,吴若的神情一下困惑,一下微笑,表情比平常丰富些。而那个壁妖,只刚刚见面的第一眼,对他的感觉隐隐有些怪异,想了片刻,是厌恶。

这种感觉好像从上辈子传承下来,流淌在血液里,只一眼就可以确定,他不喜壁妖。

吴若看到他发呆的神色,冲他喊道:“快过来瞧瞧。”

他听话过去,来到假山旁,俯身凝视这株昙花的花瓣上有点点血污,仿佛蜷缩成一株失了水分的干草。

他抬头看向吴若,道:“她已经成妖,只不过活不了多久。”

“这还用说,其它细节看出来了没有?”吴若像个大老爷们双手抱胸倚靠在假山边。

元城神情肃穆,担忧道:“她身上还有咒。”

吴若颇高意外,即使眼前这个“小白脸”法力全无,天赋倒是令人艳羡的。她也是看了半晌,隐隐猜到有咒,可他只端详了片刻就肯定说出了答案。

“咒,只有阴阳家才有。蛇妖怎么会和降鬼怪的阴阳家有干系?”壁妖有些吃惊,不禁蹙眉,两道细眉微微一拧,让人怜爱地想抚平。

元城越看越不喜,注意力干脆全集中在花瓣上,细细看来,点点血污的颜色有点怪,轻轻沾些闻闻,立下判断:“蛇毒,咒藏在蛇毒里。”

咒和蛇毒混合,不明白的人冒着危险拿到解药,以为可以救回一命,殊不知在黑暗的底层还有更恶毒的咒术,让人心生绝望,无能为力。

这就是幕后黑手的手段,以蛇毒为掩护,悄无声息取人性命。

“看来,我们要去找找阴阳家了。”吴若眸子透露出冷冽的光芒,表情有些严肃。

壁妖神色复杂,眸子瞬间放大一瞬又恢复镇定。吴若知道他和阴阳家的过节,安慰着:“这件事我来处理。”

可是壁妖神色更加沉重,眼眸闪烁,有些担心:“你知晓我不愿再进千机变,你又何曾不是。吴若,我和你一起去。”

吴若抬指“嘘”声,鲜艳的唇中徐徐吐出一句话:“既然出来了就别再进去,你留在这里照顾花妖,我会布下结界维续她性命,事到如今,也是时候再去瞧瞧了。”

这话听起来语调平淡,但寒意丛生。

说到底,吴若和阴阳家早就在一千年前有了渊源。

《一起堕落吗神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后君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吴若,孟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后君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起堕落吗神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吴若,孟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