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改写青春》青春期发际线后移 女王受 改写青春蕾丝

改写青春

婚恋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邹天啸原创的婚恋小说《改写青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天啸,王和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陈近利辞工了! 陈近利真的辞工了! 这个湖北的秀气小伙子,三十不到,尚未成家,却整天吊儿朗当的,不着调的样子! 听说他有个特别的

|更新:2020-08-27 18:56: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邹天啸原创的婚恋小说《改写青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杨天啸,王和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陈近利辞工了! 陈近利真的辞工了! 这个湖北的秀气小伙子,三十不到,尚未成家,却整天吊儿朗当的,不着调的样子! 听说他有个特别的

《改写青春》免费试读

陈近利辞工了!

陈近利真的辞工了!

这个湖北的秀气小伙子,三十不到,尚未成家,却整天吊儿朗当的,不着调的样子!

听说他有个特别的嗜好:喜欢少妇!

在盛和兴公司对面有一家叫成林厂的,里面有一个女员工,离了婚,带着一个小女孩,女员工长地很漂亮,有很多未婚小伙子追求她,这其中就有陈近利一个!

陈近利就像一个迷,总是让人猜不透。

去年春节放假,很多人都猜测他不会来上班了,结果过年后又来了!

这次春节放假,仓库的人又猜测他不会再来了,而且杨天啸几乎都敢肯定他不会来了,因为这次春节放假的这个月,只上了五天班而已,很多人都不会在乎这五天的工资,都会选择自动离厂。

何况谁都知道陈近利在仓库做地很不开心,干活最慢,经常挨骂的是他,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错过?

结果呢?

在五天假期过后,陈近利竟然又来了!

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陈近利来了,却没有带给仓库杨天啸所在组的好运,反而给他们带来了厄运,厄运自从陈近利回到仓库交上辞工书就开始了!

该死的陈近利!

倒霉的陈近利!

年前就要辞工,谁知上面不批,尤其是吴勇军每次听陈近利说要辞工,或者要请假,就瞪着一双牛眼,恨不得要把陈近利生吞活剥了般,吓地陈近利心脏咚咚地跳个不停!

陈近利没有办法,只好先请假,等过年回来后再辞工,他却没有想到这样一来把同事可就害惨了!

因为过年后仓库要裁人,原则上没有人辞工就不裁,只要有人辞工就不招了,辞工的人工作就分给其他同事!

可是,以王和平的为人,根本不会给下属申请一点儿奖金,这次分活,谁都知道是加量不加价!

尤其是杨天啸,心里更加清楚,就算公司愿意加钱,以自己和王和平的关系,王和平不给自己写申请加薪单,上面也不会给自己加一毛钱!

所以陈近利走后要分活给其他人,杨天啸是最反感,也是反抗最激烈的一个!

有消息说陈近利活要分给杨天啸张齐引和罗继甫三个人,于是这三个人在一起偷偷集会讨论。

杨天啸和张齐引都坚决表示不接陈近利的活,罗继甫虽然是王和平的老乡,但事关自己的利益,也不得不表示反对,何况仓库还有其他人,那些人里有王和平的老乡,也有不是王和平的老乡,为什么非要给我呢?罗继甫心里是这样想地!

说起分活,杨天啸简直肺都要气炸了,恨恨的道:“你说平时对我们不好,现在却要我们给他卖命,当我们是傻子?还是当我们是三岁小孩?”

张齐引也是一肚子火,冷冷的道:“就算要分,为什么那边的几个人不分,他们的活比我们轻快多了,一天到晚闲地很,怎么不分给他们?”

杨天啸道:“不错!”

张齐引道:“要不,就把所有的人的活都捏成纸团,然后大家自己摸,捏到什么做什么!”

杨天啸点头道:“这样也可以,我同意!”

罗继甫虽然话很少,但显然他自己也是不会绝对不会接陈近利的活的,甚至说出如果非要给他加活就辞工不做的话!

杨天啸张齐引和罗继甫三个人因为共同的利益和遭遇而结成了一个临时同盟,在战略上形成了一个战时同盟关系!

然而这个三人同盟有多牢固呢?

能不能顶住那个百年难遇的小人兼协约国最高首领王和平处长的进攻?

过了几天,也就是星期五的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吴勇军在班里召开了一次小型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裁人缩编的问题,也就是陈近利走了,把他的工作分给其他人员!

吴勇军开始念改革名单:“护角护条由张齐引负责,p形管条和扁带由罗继甫负责——”

听到这,罗继甫脸上出现一种奇怪的表情:似哭,又似笑,又好像想跳起来大骂一顿!

杨天啸的心里则有点紧张,同时又有点奇异的平静,因为杨天啸知道下一个分配工作的人一定是自己,这件事早在自己甚至其他人的意料之中!

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杨天啸惊讶不已,甚至其他人脸上也露出了惊震的神色,尤其是罗继甫,脸上的神情分明告诉别人:即使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

怎么会这样?

所有的人,除了班长吴勇军之外,可能都在心里暗暗寻思这个问题!

杨天啸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是这个结果?不是有我一个吗?以我和王和平的“特殊关系”,怎么会没有我呢?

虽然没有给杨天啸加活,杨天啸心里却一点儿开心的心情都没有,杨天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高兴,高兴地开怀大笑?

不管怎么样,杨天啸知道王和平没有给自己加活,绝不是什么好心,王和平这种反复无常,言而无信的小人,是绝不会对自己良心发现,给自己任何好处!

杨天啸心里隐隐猜到王和平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重大阴谋!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一定会带给不同的人不同的反应:加活的人和没有加活的人,他们的想法肯定是不一样的!

罗继甫当时恨不得跳起来,脸上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脸色阴沉的可怕,望着对面的陈近利,冷冷的道:“陈近利!给我一份辞工单!”

张齐引也大声地,严肃而认真的道:“给我也拿一份!”

吴勇军刚好离开座位,弯腰缩脖,走到张齐引身后,办公室门口,闻言猛然一回头,道:“写就写!交上来,我马上批!”

罗继甫听了吴勇军的话,脸色不变,似乎更阴沉,更激愤!

张齐引听了吴勇军的话,却忽然间笑了,也不知他早上卖油条收客人钱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笑容?

吴勇军走了!

但他留下的不祥气氛却很久都没有减弱一分!

过了一会儿,杨天啸走到铁丝网里面的物料区。

张齐引坐在自己的拉头箱上面,脸色阴暗的有点吓人,看见杨天啸来了,嘴角边竟然露出了一点儿笑意,不过杨天啸看上去,觉得应该算是哭,因为张齐引的笑容离哭比较近点!

杨天啸在张齐引面前坐下来!

张齐引望着杨天啸道:“太不像话了,有人比我们还轻松,却把活交给我们,要不是这里不用上夜班,我早就走了!”

杨天啸道:“走啥?不接就行了!你要是走了,正好中了王畜的阴谋,那个小人就是想借机会把我们这些老员工逼走!然后到林副总面前去邀功,你看我又逼走了几个老员工!再说,现在公司订单越来越少,六月份都没有订单,眼看着就要关门了,你现在走了,到时公司倒闭赔钱,你岂不是没有钱赔?”

张齐引“恍然大悟”似的道:“对啊!多亏了你提醒我,不然我少赚了几千元!”

杨天啸嘴角边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点头道:“是啊!”

张齐引微笑道:“幸亏你提醒我,不然我就吃大亏了,那好,我就不辞工了!”

杨天啸心里雪亮的,知道张齐引为什么不想辞工,但嘴上却道:“是啊!走啥?只要你们都不接,王和平能把你们怎么样?”

这时,罗继甫鼓着腮帮子过来了,表情好像有人欠了他几百吊一直没收回来似的,望着张齐引和杨天啸,却没有说话!

罗继甫是无话可说?

还是气地不想说话?

张齐引和杨天啸又聊了一阵,张齐引征询杨天啸:“你看我们怎么做好?”

杨天啸可能是说了半天,有点累了疲了,哼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反正现在又没有给我加活!要怎么做你们自己想吧!”

张齐引听了杨天啸的话,脸上露出了一种怪怪的表情。

过了几天,是月末,每个月的稽核室抽查库存又开始了,只有一天的时间,仓库所有的仓管员的物料都要抽查!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时间,但对于仓库的仓管员来说,却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候,因为抽查没有问题就好,如果有问题,就会开罚款单,就算不开罚款单,被上面狠狠的“屌”一顿,也让人难以忍受!

开始,大伙都以为罚款单是稽核室开地,但是现在杨天啸和张齐引知道了,罚款单每次都是王和平开地!

杨天啸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老是被罚款,而王和平的老乡出了问题却没有罚款!

两个稽核室的女文员,有一个是杨天啸的老乡,前面的张齐引查完了,只有一点儿小问题,不过应该算是仓库文员的责任。

问题是,文员的顶头上司是胡永斗,胡永斗每次都动了“怜香惜玉”之心,从来没有罚她们的款,甚至当着仓库人,以及生产线的助理的面,说女文员出错可以,仓管员出错就不行,当时听了的人都哈哈大笑!

张齐引以前倒没什么麻烦,但最近总是出点小问题,不过他命硬,胡永斗和王和平搞了他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那个杨天啸的老乡叫李春华,岁数有三十左右,瘦削的身材,瓜子脸,眼角下有一条很明显的鱼尾纹!

杨天啸很“配合”老乡的查了库存,虽然中间稍微有点问题,不过,杨天啸这个“江湖老手”随便糊弄一下就过去了!

也许现在稽核室查地也不像以前那么紧了,听她们说公司就快撑不下去了,所以她们现在干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回到仓库三楼的办公室,一会儿另一个女文员,戴着眼镜,长地和李春华一样瘦,不过却没有李春华那么好说话!

其实李春华也不是好说话的人,只有对杨天啸时才会好说话点,对别人则很“认真”!

杨天啸的牛皮由这个女文员查,一张A4纸上

《改写青春》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邹天啸)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改写青春》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