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来时路既然》来时路的意思 第二章 缝缝补补 来时路既然娘受

《来时路既然》来时路的意思 第二章 缝缝补补 来时路既然娘受

发布时间:2020-06-16 10:01:1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手戈 状态:已完结

《来时路既然》是手戈写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来时路既然》精彩章节节选: 木沙正胡思乱想着,吴前走过来,对她说:“你知道最近的修车铺在哪里吗?” 木沙看着他,心想他的车子又坏了?嘴里却说:“不知道啊。我

>>>《来时路既然》在线阅读<<<

《来时路既然免费试读


木沙正胡思乱想着,吴前走过来,对她说:“你知道最近的修车铺在哪里吗?”

木沙看着他,心想他的车子又坏了?嘴里却说:“不知道啊。我就知道那么一个,就是上次给我补胎的那个老爷子那里。”

吴前说:“我的车子扎带了。我不想出去,你去给我买瓶补胎液回来吧。”

木沙扭头看看外面的雨,有些不乐意。可是一想,就吴前这豆腐渣身体,淋雨要感冒,吹风要感冒,洗个头洗个澡要感冒,就是晒个太阳,吹个空调也会成感冒的理由。这个月已经打过一回吊针了,总不能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吧。除了修理东西,木沙八十分自觉,二十分勉强地承担下一切家务和带孩子的麻烦,或许就是为了让吴前少受点累,少生点病,保住工作,保住那一个月五千来块的工资吧。每当卖菜的无意间说起:“哎,从没见你老公来买菜啊。”或者过路人看到弯腰弓背抱着桶装水的她揶揄声:“女汉子呀。”无言以对的同时,她心里由不得泛起一丝酸涩。这些酸涩无声无息地累积、发酵,在她手忙脚乱、无人可依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来,成为她不定时发疯的莫名理由。

既然吴前不能去,上班那么远的路,车子又不能不修。木沙没有别的选择,也无暇去想更多的选择。

木沙从钱包里取出最后的四十块钱,又拿起桌上的五块钱,想了想问:“一瓶补胎液多少钱呀?”

“十五二十块吧。”

木沙又想了想,上回那个老爷子不知道是工具不得劲儿,还是技术不到位,愣是花了半个小时才用一条胶带把她的车子补上。他那里会有补胎液吗?如果有为什么他没有用呢?

于是她又问:“要是没有补胎液,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就算了,别的我没有工具,怎么弄?”

“哦。”木沙穿上雨披,出了门,没有直接去老爷子那里。印象中倒还有一两个修车铺,她打算先去那些地方碰碰运气。

这个铺子关着门,这个铺子也关着门,木沙眯着眼,透过模糊的视线一路张望过去,没有别的发现,只好从大路上折返,还是去了老爷子那里。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又兼下雨,路上轿车少,电瓶车更少。木沙又开始思考她的问题。明年小沙木也要上小学了,要是能和小木沙在一个学校,她是买个电动三轮车呢,还是如吴前建议的,考个驾照,买个一两万的二手车。一路上,经过很多家什么车辆检测啊,尾气治理啊,汽车修理啊,就是看不到一家电瓶车修理铺。木沙想,会不会不买车都不行啊,要是修电瓶车的都改业了怎么办?

她又忍不住自嘲:嗨,想什么呢?哪有那么快?再说要是人人都买车,还能开得出去吗?最主要的是没钱免谈。结婚八年了,我却连两三万都没攒下。再说买车容易,我养得起吗?就我们俩这一个月加起来连八千块都到不了的工资,加上我这手残劲儿,要是万一出个车祸啥的,不就成了别人说的笑话,买车就是多加了一种死法。还是买电瓶车好了,虽然雨天接送有些麻烦。

想着想着,木沙回过味儿来,“诶,我要买什么来着,补胎胶吧。天这么晚了,老爷子可别也关门了。”

所幸,老爷子没有关门。木沙绕开大狗,停下车子,雨披也不脱,径直走过去。杂乱的店铺内,一台老式的彩色电视机依然活动着模糊的画面。

木沙站在门口,试探着问:“师傅,请问一下,您这里有补胎胶吗?”

老人点点头:“有啊。”

白转这一圏,而且这么好的人,不先来他这里看看,木沙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又暗暗高兴终究不用空手而归。“那给我拿一瓶。”

通常,既然木沙要补胎胶,那店主只需要拿给她,收钱,打发人走了事。可老人却歪过头,瞅了瞅她的车子:“你的车坏啦?”

“不是我的,是我老公的。”

“哦。”

老人应着,转身去架子上翻找。找到了却不立即拿给木沙,而是上下摇晃起来,想了想,他又说:“用这个要有工具的,要把那个气芯旋开,洞小的话能补上。”

然后他又转身,取了一个中间开了朵小花状的东西给木沙看:“喏,就是这个。”木沙好像在家里见过类似的东西,却不确定,心想着这东西应该也不贵,不如买一个,有备无患嘛。就说:“师傅,您这东西有多余的吗?我买你一个好了。”他摇摇头:“这不用买。你家住哪里?你先拿去用,用了再给我拿回来。”

木沙说了地址,又坚持道:“我还是买一个吧,以后用着也方便。这个补胎液多少钱?”

“十五块。”老人说,又转身弄了弄。木沙掏出二十块递给老人。老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把那二十块放了进去,又拿出一张五块的给木沙。

“那个工具我买了。”

“算了,送你了。”

“大爷,你人真的挺好的,但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

“没事,你拿去用吧。”

木沙还是坚决摇了摇头。

老人把那五块钱放了回去,木沙站着等了一会儿,以为他会找回个一块两块的。但老人也没找,她在心里不禁哑然失笑,“看来,我真的是穷疯了,还在乎这一两块。”

木沙从老人手里接过工具,塞进裤兜,又接过补胎液,老人忙说:“别放在车筐里,会漏。”见木沙把它竖在平时给孩子放零食包装的搁物处,老人点点头:“那里好,那里好。”他又比划着手势:“把这个液体挤进去后,要把车轮像这样子转一转。”

“好的,谢谢师傅,我走了啊。”

雨还在下。回来的路上,木沙又开始胡思乱想:老爷子会不会了解了我的秉性,故意这样对我呢?第一次因为车胎气少跑胎木沙去他那里,他正了正轮胎,打了气,木沙身上就一百块钱,他说找不开,不要,木沙还是前去买了菜,折回给了他五块钱。第二次真是因为车子扎了带,用了半小时的时间才补好。他说五块,木沙听了有点少,但身上钱确实不多,又急着去接小木沙,身上也恰好有五块钱,就给了他。回家跟吴前说起来,他挑起眉头说:“折腾了半个小时,你才给人家五块钱。”木沙梗着脖子道:“他用那么长时间也不是我的错,而且当时我想那只是暂时补好,没准两三天后,我还得补一次。”但心里又觉得实在对不住老人,这收入,按时间算,比自己还低个一两块呢。

她又想:“当初飞姐对我和孩子们那么好,现在成了彼此唯一的朋友。如果不是我在她的门底下塞了那三百块钱,如果不是我变着法买东西报答她,我们还会成为朋友吗?”转念一想:“瞎想什么呢?他们都是好人。可是说起报答,难道真的只有买买买吗?如果我能报答这个老爷子,也许该把他的铺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给他换台清晰点的电视,再买几盆花草摆在他的院子里。至于飞姐,我们的关系会有余生那么长吗?面对她那些家庭苦恼,我都想好了词:‘你家的事我不好插手,不过你需要钱直说,我有的话绝对一个小时内到账。你想倾诉,我的耳朵随叫随到。你在家里呆烦了,想出来透透气,我的门随时为你打开。’”可是呢,“唉,”木沙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是一个没钱没家也没时间的可怜虫啊。”

回到家,把东西交到吴前手里。“这玩意你也要买啊。”木沙听了老大不痛快,心想:“上次给人家五块钱,你嫌给的少,这次花五块钱买个工具,你又说三道四。娘的,还是自己有钱好,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为谁花就为谁花。”低头掏钱的时候,瞥见吴前半湿的鞋子,看到他开裂的鞋帮,又不免泛起阵阵酸涩。虽然自己也是破衣烂衫,孩子是旧衣新穿,但看着他们,心里更难过一些。辛辛苦苦八九年,连个象征饱足的屁也没兜住。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当年华青涩逝去,依然看不到明天。

谁知掏出钱来,又发现自己把那五块钱弄丢了。真是,明知不用那么多,还拿它干嘛?这下好了,弄丢了,孩子明天的牛奶钱没了。唉,这日子真是越过越穷,丢个五块也如此心疼。

干活吧,木沙看看时间,离睡觉还有一个半小时,如果孩子不扰人的话,这一个半小时的生命还能换个十五来块,买米买面也够吃个两三天的。

先叫大的刷牙洗脚睡了,过个一小时,又伴着小的做完这些例常事,躺在了床上。明天又要起个大早,张罗一家子的早饭和吴前的午餐。什么美食新衣,车房首饰,能没有插曲地睡个懒觉,木沙也觉得幸福。可是就这样的幸福,吴前也不主动给,当然,木沙也不开口要。想想也是,有饭吃,有地方住是木沙结婚时的要求,吴前做到了。至于当初的无所谓变成了有些在乎再变成非常渴望,那不是吴前该关心的,也是无力关心的。每个月把五千上下的工资交到木沙手里,这或许就是他为这场婚姻所做努力的尽头了。

“你给我吃住,我给你幸福。”这是木沙在当时的短信中承诺的。这与其说是对吴前的承诺,更是对木沙自己的承诺。然而,她没有做到。所以,每当她忍不住抱怨,无论这抱怨指向谁,最终都会绕回来,深深地刺进她的胸膛。

《来时路既然》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手戈)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来时路既然》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来时路既然

来时路既然

作者:手戈类型:浪漫青春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手戈)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来时路既然》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